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文學經典 > 《人生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下篇 第二十二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人生》 作者/編者:路遙

第二十二章更新時間:2018-12-11

 經過平原和大城市的洗禮,高加林興致勃勃地回到這個山區縣城來了。他下了公共汽車,出了車站,猛一下覺得縣城變化很大,變得讓人感到很陌生。城廓是這么??!街道是這么短窄!好像經過了一番不幸的大變遷,人稀稀拉拉,四處靜悄悄的,似乎沒有什么聲響??h城一點兒也沒變。是他的感覺變了。任何人只要剛從喧嘩如水的大城市再回到這樣僻靜的山區縣城,都會有這種印象。高加林出了車站,走在馬路上,腳步似乎堅實而又自在。他覺得對他未來的生活更有自信心了。雖然時間很短暫,但他已經基本了解了外邊的世界大概是怎一回來。他把眼前這個小世界和外面的大世界一比較,感到他在這里不必縮頭縮腦生活,完全可以放開手腳…… 他的心情就像一個游了一次大海的人,又回到小水潭里一樣。

他出車站沒走幾走,碰見了他們村的三星。他穿一身油污的工作服,羨慕地過來和他握手,問:“回來了?”

高加林對他點點頭,問:“你干什么哩?”

三星說:“我開的拖拉機壞了,今早上來城里修理,晚上就又到咱上川里去呀。”

“咱村和我們家里沒什么事吧?”他隨便問。

“沒……就是……巧珍前不久結婚了……”

“和誰?”高加林感到頭“嗡”地響了一聲。

“和馬拴……你在!我還忙著哩!”三星一看他臉色變得很難看,就趕忙走了。高加林聽到這個消息,心里一下子涌起一種說不出的難受滋味。他在馬路上若有所失地站了好一陣。他想不到巧珍這樣快就結婚了。聽到一個愛過自己的姑娘和別人結了婚,這總叫人心里不美氣。他馬上意識到,這樣呆立在馬路當中也不合適,就又提著包往縣委走。不過,他走得很慢,腳步也有點沉重起來。他感到街上的人也都似乎有點怪眉怪眼地看他,就像他們知道他心里有什么不愉快似的。

其實,街上的人這樣看他,完全是出于另外的原因——

這一點要等他回到縣委才能明白。

他回到辦公室剛把東西放下,老景就過來了,他先問了他這次出去的一些情況,然后突然沉默了起來;臉上的表情也很不自然。高加林很奇怪,他看出了老景好像要和他談什么,又感到難開口。老景坐在他的椅子上,又沉默了一會,才終于把有關他“走后門”參加工作被揭發、縣委已經決定讓他回農村的前前后后,全部給他說了。并告訴他,是克南母親給地紀委寫信揭發的;還聽說克南和他母親吵了一架,反對她這樣做……

高加林聽完后,腦子一下子變成了一片空白。

他麻木地立在腳地當中,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在什么地方。他后來只聽見老景斷斷續續說,他曾找過縣委書記,說他工作很出色,請求暫時用雇用的形式繼續工作;但書記不同意,說這事影響太大,讓趕快給他辦清手續,讓他立刻就回隊;還聽說他叔父打了電話,讓組織把他堅決退回去……

老景什么時候老的?他不知道。當他確實明白過來他面臨的是什么時,一下子反應不過來眼下他該做什么。

他先把煙掏出來,但沒抽,扔到了門背后。煙扔掉后,又莫名其妙地掏出了火柴。他把火柴盒抽出來,嘩一下全撒在了地上。然后,他又彎下腰,一根一根往火柴盒里拾;拾起以后,又撒在了地上,又拾……

一個鐘頭以后,他的腦子才恢復了正常。

事情馬上變得單純極了:他不就是又要回到他們村,回到土地上去當社員嗎?緊接著他第一個想到的是巧珍。他在桌子上狠狠砸了一拳,絕望地叫道:“晚了!我這個混蛋……”

接下來他才想到了黃亞萍。她沒有引起他過分的痛苦,只是嘴里喃喃地說了一句:“生活啊,真是開了一個玩笑……”

是生活開了他一個玩笑,還是他開了生活一個玩笑?他不得而知。正像巧珍認為她和高加林的關系是做了一場夢一樣,他感覺他和黃亞萍的關系也是做了一場夢。一切都是毫無疑問的:他現在又成了農民,他和黃亞萍中間,也就自然又橫上了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。和亞萍結婚,跟她到南京去……這一切馬上變成了一個笑話!即使亞萍現在對他的愛情仍然是堅決的,但他自己已經堅定地認為這事再不可能了;他們仍然應該回到各自原來的位置上。他盡管是個理想主義者,但在具體問題上又很現實。

至于他個人生活道路上這個短暫而又復雜的變化過程,他現在來不及更多地思考。他甚至覺得眼前這個結局很自然;反正今天不發生,明天就可能發生。他有預感,但思想上又一直有意回避考慮。前一個時期,他也明知道他眼前升起的是一道虹,但他寧愿讓自己所它看作是橋!

他希望的那種“橋”本來就不存在;虹是出現了,而且色彩斑斕,但也很快消失了。

他現在仍然面對的是自己的現實。

是的,現實是不能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。誰如果要離開自己的現實,就等于要離開地球。一個人應該有理想,甚至應該有幻想,但他千萬不能拋開現實生活,去盲目追求實際上還不能得到的東西。尤其是對于剛踏入生活道路的年輕人來說,這應該是一個最重要的認識。

可是,社會也不能回避自己的責任。我們應該真正廓清生活中無數不合理的東西,讓陽光照亮生活的每一個角落;使那些正徘徊在生活十字路口的年輕人走向正軌,讓他們的才能得到充分的發展,讓他們的理想得以實現。祖國的未來屬于年輕的一代,祖國的未來也得指靠他們!

當然,作為青年人自己來說,重要的是正確對待理想和現實生活。哪怕你的追求是正當的,也不能通過邪門歪道去實現??!而且一旦摔了跤,反過來會給人造成一種多大的痛苦;甚至能毀掉人的一生!

高加林的悲劇包含諸方面的復雜因素——關于這一切,就讓明斷的公眾去評說吧!我們現在仍然敘述我們的生活故事。加林現在還顧不得考慮其它。他現在首先要考慮的是,他怎樣處理他和亞萍的關系。

實際上,這件事他已經在心里決定了:他要主動找黃亞萍斷絕關系!他洗了一把臉,把那雙三接頭皮鞋脫掉,扔在床底下,拿出了巧珍給他做的那雙布鞋。布鞋啊,一針針,一線線,那里面縫著多少柔情蜜意!他一下子把這雙已經落滿塵土的補口鞋捂在胸口上,淚水止不住從眼睛里涌出來了……

他換了鞋,就起身去找黃亞萍——現在中午已經下班了,亞萍肯定在家里。他想他這是第一次上亞萍家,也是最后一次。正在他剛要出門的時候,克南卻突然進了他的辦公室。

他們相對而立,一陣長時間的沉默。

半天,高加林才說:“你坐……”

克南坐在他辦公桌旁邊的一把椅子上。他自己也在他的床邊坐下來。“加林,你現在一定很恨我……”克南沒有看他,說。

高加林也沒有看他,說:“不……你應該恨我!”

“你現在心里小看我!認為我張克南是個小人!”

“不,”加林回過頭,認真說,“我了解你……關于這件事,和你沒關系。這我已經知道了。實際上,就是你寫信揭發我走了后門,我也可以理解。因為是我首先傷害了你……你即使報復我,也是正當的……”

張克南猛地抬起頭,怔怔地看著高加林說:“你是一個有血性的人。盡管咱們性格不一樣,但我過去一直在內心很尊重你。我現在仍然尊重你。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……我現在不知道眼前我該怎樣幫助你。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,亞萍也在痛苦……我不愿意你們痛苦……”

“你更痛苦!”加林站起來,“現在讓我們結束這個不幸的局面吧!你和亞萍仍然恢復你們的一切。我現在唯一要求你的,就是你能諒解我以前給你帶來的痛苦……”

“不!”克南也站起來,“盡管我愛亞萍,亞萍實際上是愛你的!我的痛苦已經過去了,一切我也都想通了……亞萍也不會離開你……”“我要離開她!我要主動和她斷絕關系!這我已經決定了!”“她是愛你的……”“我真正愛的人實際上是另外一個!”高加林大聲說。

張克南驚訝地望著他,半天說不出話來了。高加林又頹唐地坐在床邊上,一綹亂蓬蓬的頭發耷拉在他蒼白的額頭上。

克南沉默了一下,然后走到高加林面前,說:“……加林,我們不說這些事了。我現在主要考慮你要回農村,生活會很艱苦的。我原來也知道,我們家并不太富裕……我們家經濟情況好一點,你如果需要我……”

克南還沒說完,高加林一下子憤怒地站起來,大聲咆哮:“別污辱我了!你滾出去!滾出去!”

克南一下子呆住了。他眼里閃著淚花,看了一眼高加林,慢慢轉過了身。

高加林又猛然走上前來,用一條胳膊摟住了他的肩膀,用一種親切低沉的音調說:“……克南,對不起。你怎能說這種話呢?如果我不了解你是出于一種真誠,我就馬上會把你打倒在這里……原諒我,你走吧!我要馬上找亞萍結束我們之間的一切。原諒我……”他們在門外沉默地握手告別了。

黃亞萍聽說高加林回來了,正準備去找他,想不到高加林已經找到她門上來了。亞萍在大門口把他接回到自己房子里。他父母親分別拿著糕點、紙煙、茶壺、茶杯,過來放在桌子上,就都退出去了。亞萍把一杯茶放到他面前,著急地問:“你知道了嗎?”

高加林喝了一口茶,平靜地說:“知道了。”

黃亞萍一下子伏在他旁邊的桌子上,嗚咽著哭開了。

高加林從側面看著她聳動著的圓潤的肩膀,看著她燙過的蓬松柔軟的頭發,心里又忍不住隱隱作疼起來。他又記起省城的大街上、公園里,那些一對一對挽著胳膊走路的青年男女。當時他曾想過:不久,我和亞萍也會這樣手挽著手,徜徉在南京的大街上;去長江邊看朝霞染紅的浪花;去雨花臺撿五顏六色的雨花石……他一邊想著,一邊難受地咽著唾沫。他一直向往的理想生活,本來已經就要實現,可現在一下子就又破滅了。他感到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,趕忙用拳頭抵住。

亞萍抬起頭來,滿面淚痕說:

“你明天到地區去!找你叔父,讓他重新考慮給你找個工作!”加林點著一支煙,狠狠吸了一口,說:

“他原來就反對這樣做。這次他也打了電話,讓把我退回去。對他來說,這樣做也是對的,我并不抱怨他?,F在我更不準備去找他了。說來說去,路還得自己走?,F在事情很簡單,我只再回到我們村去……”

“你不能回去!”她認真地叫道。

加林苦笑了:“不是能不能回去,而是必須要回去!”

“回去可怎辦呀……”亞萍抬起頭,臉痛苦地對著天花板,喃喃地念叨著,兩只手神經質地捋著頭發。

“怎辦呀?還能怎辦呀!回去當農民!”

“我們怎辦呀?”亞萍臉對著他的臉,像是問自己,又像是問加林。“我已經想好了。我來找你,也就是說這事的!”加林站起來,走過去靠在墻上,“我們現在應該結束我們的關系。你還是和克南一塊生活吧!他是非常愛你的……”

“不,我要和你在一塊!”黃亞萍也站起來,靠在桌子上。

“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了,我已經又成了農民,我們無法在一塊生活。再說,你很快要到南京去工作了。”

“我不工作了!也不到南京去了!我退職!我跟你去當農民!我不能沒有你……”亞萍一下子雙手蒙住臉,痛哭流涕了??蓱z的姑娘!她現在這些話倒不全是感情用事。她也是一個有個性的人,事到如今,完全可以做出崇高的犧牲。而她現在在內心里比任何時候都要更愛高加林!

高加林一口接一口地吸著煙,說:

“亞萍,怎能這樣呢?我根本不值得你做這樣的犧牲。就是你真的跟我去當農民,難道我一輩子的靈魂就能安寧嗎?你一直嬌生慣養,農村的苦你吃不了……亞萍,我知道你對我的感情是真誠的。為了這,我很感激你。我自己一直也是非常喜歡你的。但我現在才深切感到,從感情上來說,我實際上更愛巧珍,盡管她連一個字也不識。我想我現在不應該對你隱瞞這一點……”亞萍突然驚訝而絕望地望著他的臉,一下子震驚得發呆了。她麻木地呆立了好長時間,然后用袖口揩去臉上的淚水,向前走了兩步,站在高加林面前,緩緩說:“如果是這樣,那么……我祝你們……幸福……”她向他伸出手來,兩行淚水靜靜地在臉上流著。加林握住她的手,說:“巧珍已經和別人結婚了……現在讓我來真誠地祝你和克南幸福吧!”

他說完,就把他的手從她的手里抽出來,轉過身就往門外走。亞萍后邊一把扯住他,傷心地說:“你……再吻我一下……”高加林回過頭,在她的淚水臉上吻了吻,然后嘴里含著一股苦澀的味道,匆匆跨出了門檻……

高加林從黃亞萍家里出來以后,先沒回自己的辦公室,徑直去縣農機修配廠找來三星,讓他把他的全部行李在當天晚上就捎回家里去了。然后他和老景一起把所有該辦的手續全部辦清,就一個人關住門在光床板上躺了下來……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一波中特规定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 填大坑棋牌 友博国际棋牌最新下载 大嘴大嘴棋牌下载 欧洲股市行情实时行 幸运赛车软件下载 金7乐彩票今日开奖结果 股票投资书籍 国际棋牌娱乐 云南11选五遗漏任五